© 2005-2018 柔弱无骨的柳枝长出了新芽,初见人世嫩嫩的怯怯的,还泛着黄在清晨不算太暖的微风中,瑟瑟地摇曳着。太阳还没有升起卖豆腐的阿姨已经开始了一日的叫卖,特殊的嗓音在这清晨静谧的小村里显得格外响亮。昨日怒吼的狂风席卷了小村寒流接踵而至,以至于今日此时仍无人影。独自游荡在乡间小路上,努力地呼吸着被夜露淘洗过的空气,以此驱赶深藏在体内的乌烟瘴气。空气中还流动着淡淡的泥土和青青植物的芬芳我知道,这是生命的气息。轻缓的旋律顺着耳机徐徐入脑摇摇晃晃中,一棵折断了枝干的小树闯入我的视线,它的枝干并未脱离主体,只是在折断的地方悬挂着,撕扯着仅仅系连的一缕肉体,伤口处流出的汁液浸染了周围的皮肤,泛白的鲜肉与那打湿皮肤的血液,控诉着昨日的狂风带来的伤害。触摸到它的伤口疼痛仿佛在我的体内扩散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